您现在的位置是:九百信息门户网>综合>穆怀中 陈曦:实现代际养老和代际收入均衡发展

穆怀中 陈曦:实现代际养老和代际收入均衡发展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2-01 18:10:51 阅读量:1259

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的优化是各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中常见的交叉问题,也是深化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关键。首先,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的适当水平直接关系到养老保险制度转型中统一账户与统一账户相结合的最佳比例。在养老保险制度的转型过程中,现收现付养老保险应承担多少代际转移缴费责任还没有定论。有必要合理界定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的适当水平作为标准,有利于解决养老保险制度实际运行中的混合账户和统一账户问题,构建多层次的养老保险体系。其次,现阶段政府建议将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降低至16%,降低标准是否适当,是否需要进一步降低费用,这一点需要明确。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的适当水平是评价减收政策适当性和进一步确定减收需求的基本标准。第三,全国统筹养老保险的关键是确定各地区统一的缴费标准,高缴费率地区是否有可能进一步降低缴费率,低缴费率地区是否需要提高缴费率。这是全国统一养老保险面临的关键问题。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的适当水平是确定全国统一统筹养老保险缴费率的核心依据。确定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的适当水平,可以为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提供政策指导,也是检验现行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政策合理性的有效手段。

目前,基于收支平衡的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模型被广泛用于衡量代际重叠缴费需求,但该模型缺乏理想收入再分配的价值判断,难以确定适当的缴费水平。现有的国际通用现收现付代际转移养老保险缴费率模型(以下简称国际收支缴费率模型)的结构是“老年人口抚养比×替代率”。国际收支缴费率模型借鉴了企业养老保险计算模型,更适合特定群体和行业的养老保险缴费率计算。老年人口抚养比数学结构的分母是特定范围内的工作年龄人口。面对企业养老保险向社会养老保险的扩展,该模式的适用范围和人群应相应扩大到全社会人群,需要从劳动适龄人口的代际转移转变为全人口的养老金(包括代际转移和个人生命周期养老金等)。)。为应对这一变化,养老保险收支平衡率模型需要改进和创新。同时,支付率模型首先确定置换率,然后用置换率乘以老年人口的抚养比得到支付率。支付率基于支持和固定收入,其替代率是一个经验值。因此,计算的支付率也是经验性的和不准确的。面对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养老压力,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模型需要更少的经验性和科学性。此外,均衡缴费率模型是一个总缴费率模型,它不能分解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和个人账户缴费率,也不能衡量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在从全额现收现付向“统一账户”部分现收现付制过渡过程中的适当水平。

学者们对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的优化和最优缴费率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一些学者利用均衡支付率模型研究政策支付率的优化。林宝(2010)、穆怀忠(2015)、卢金飞(2016)、彭静和胡秋明(2017)在假设替代率等指标参数的情况下,利用均衡缴费率模型计算基本养老保险的均衡缴费率,并分析覆盖率、合规率等因素对均衡缴费率调整的影响。一些学者基于“拉弗曲线”原则和“世代重叠”原则,研究了在不减少养老金福利和基金收入的情况下降低费用的现实可行性(fanti等人,2010年;郑炳文,2016;陈Xi,2017;曾毅等人,2018年;杨崔莹等人,2019)。

上述研究为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的调整和优化提供了理论依据,但国际收支缴费率模型中缺乏合理的收入再分配价值判断的问题尚未得到解决。替代率等指标参数的经验设置会对计算结果的客观性产生负面影响,从而难以确定合适的缴费水平,不利于为养老保险缴费水平的进一步优化提供客观标准。针对平衡缴费率模型在计算基本养老保险缴费适当水平时存在的问题,一些学者开始利用代际重叠模型研究最优缴费率,为养老保险缴费政策的调整提供客观标准。彭浩然、陈斌凯(2012)和彭浩然(2018)利用代际重叠模型,通过资本积累和公共教育税率的变化,分析了缴费率与缴费水平之间的倒U型关系,计算出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缴费率门槛约为15.6%。康传坤、朱天舒(2014)利用代际重叠模型分析了人口预期寿命延长和人口增长率下降对最优缴费率的影响,确定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最优缴费率范围为10.22% ~ 19.04%;刘庆瑞等人(2013年)利用修正的代际重叠福利最大化模型计算出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最优缴费率约为15%。代际重叠模型为确定合理的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提供了有效的方法,但没有形成现有养老保险缴费率模型的标准化完善,缺乏实用的精算应用程序和简单的可操作性。同时,在选择关键指标替代率参数时,采用了国际收支支付率模型替代率经验设定方法,或选择了相关国际经验和相关政策,但未找到替代率的客观标准。因此,计算出的支付水平也有一定的经验和不确定性。

上述研究发现,在基本养老保险平衡缴费率模型和代际重叠福利最大化模型中,在确定合理的适当缴费水平方面仍有改进的余地和必要性。为了弥补模型的不足,本文以社会养老保险全人口特征为基础,以稳定人口指数为参数,以老年人口比例上升趋势和劳动人口比例下降趋势为主要指标,提炼出养老保险总缴费率和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适当水平的新模型。

本文在对基本养老保险缴费适宜水平进行理论探索和实证分析的基础上,提炼出一种新的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模型,并进行了实证检验,得出以下结论:(1)2018-2050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适宜缴费率为12.00% ~ 15.74%,平均适宜缴费率为14.62%;(2)新的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模型发现,适当的缴费替代率随着劳动适龄人口比例的下降而动态下降,确定了适当的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水平模型,计算出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适当替代率从2018年的41.64%下降到2050年的26.04%。这种稳定的下降趋势符合养老保险过渡时期代际重叠保障责任下降的规律。同时,在劳动报酬水平不断提高的影响下,基本养老金支付的绝对水平不会下降,这不仅满足了企业缴费的承受能力,也满足了老年人口的基本养老金需求。(3)新模式下基本养老保险的适度缴费率实现了养老保险缴费与支付的适度平衡、老年人口养老金水平与缴费人口可支配收入水平的平衡、养老金水平与基本生活目标的平衡。基于以上研究结论,本文提出以下对策和建议。

首先,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将养老保障的经济关系从代际收入再分配扩大到全社会人口结构均衡的收入再分配。在人口老龄化背景下,养老保险适度水平的优化设计应以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系数为分母,以劳动年龄人口为分母,取代原有的老年人口抚养比核心指标,设计养老保险支付方式,测算适度支付水平。 从而实现养老保险缴费结构适应人口老龄化趋势下的人口结构,适应国民财富的均衡养老分配,实现养老保险可持续发展与人口可持续发展的一致性。

二是要适应统一核算与养老金相结合的模式,适应从原来的完全限定支付模式(db)向限定缴费模式(dc)的转变,改变现收现付与现收现付养老保险之间平衡的思维逻辑。现有养老保险基金余额的计算方法遵循先设定置换率,再将置换率乘以老年人口抚养比来确定支付率的思维方式,这实际上是以经验和政策支付水平来确定支付水平,以支持和固定支付的思维方式。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深入和养老保险制度的转型趋势,我们应该转向确定合理的代际重叠缴费水平,进而推导出适度的保障水平的思维模式。

第三,随着未来灵活推迟退休制度的探索和实施,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仍有下降的空间。根据新模型的计算,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的适宜水平约为15%,我国实施的缴费率已从20%降至16%,接近适宜范围。如果实行推迟退休制度,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仍有1-3个百分点的下调空间。

第四,根据养老保险适当水平的标准,结合缴费人口的可支配收入水平和恩格尔系数水平,合理确定养老金调整指标,实现老年人口和缴费人口收入分配的均衡发展。在确定养老金调整指数时,应考虑工资增长率和通货膨胀率。同时,劳动适龄人口与老年人口之间的收入分配平衡可以为实现代际养老和代际收入的均衡发展提供参考。

资料来源:中国社科院网站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陕西11选5 陕西十一选五 极速飞艇购买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